百盛棋牌

    1. <form id='ik7rg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ik7rg'><sup id='ik7rg'><div id='ik7rg'><bdo id='ik7rg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'0yrlv'><optgroup id='0yrlv'></optgroup></dfn><tfoot id='0yrlv'><bdo id='0yrlv'><div id='0yrlv'></div><i id='0yrlv'><dt id='0yrlv'></dt></i></bdo></tfoot>

                  <ul id='0yrlv'></ul>

                  • 兴全基金
                    兴全基金
                    兴全基金虞淼:自下而上,寻找弹性可转债投资标的
                    [ +  文字大小  - ]

                    兴全可转债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发行于2004511日,是兴全基金成立以来发行的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,也是国内市场第一只以可转换债券为主要投资标的的产品。银河证券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三季末,兴全可转债基金成立以来累计净值增长741.36%,年化回报近15%,位居同类第二(2/131,同类为混合偏债型基金)。同时,兴全可转债自成立以来累计分红55次,共分红73亿元,位居同类偏债混合型基金第一,被誉为“现金奶牛”。(海通证券数据,截至今年三季末)

                    基金经理虞淼,自2019116日起担任兴全可转债基金基金经理。从业9年,硕士研究生,毕业于斯坦福大学、清华大学。历任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,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、专户投资经理、兴全合宜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基金经理助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绝对价格驱动2019年可转债大势行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复盘今年可转债表现的脉络,核心驱动力是股票市场的表现。”回顾全年的投资,虞淼认为可转债有三波行情。第一波行情发生在一季度,无论是可转债的绝对价格,还是股票的估值,都处在较低的位置,这也是年初行情的主因。“价格驱动,可转债在一季度的涨幅最大,呈现普涨的情况。其他两波行情发生在6-9月,以及最近年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货币政策发生转向的当口,可转债市场在4月呈现比较明显的转折,股票、债券市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,可转债也在二季度相应地出现调整,上半年基本呈冲高回落的态势。直至6月份,可转债见底起稳,随着股票的回暖,带动可转债市场的上涨。四季度之后则一直处于震荡行情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受累于去年权益市场,不少投资者在一季度较为保守。二季度的调整可以说给大家一个‘上车’的气口,一方面是一季度可转债市场的明显投资趋势,叠加市场对于权益市场中长期投资性价比的共识,资金开始向可转债流动。这也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6月份可转债先于股票市场起稳的原因。”虞淼在谈及市场资金对可转债增配的情况时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宏观视角,可转债市场机会仍存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虞淼坦言,当前可转债于投资者而言缺乏“舒服”的买点。从转股溢价率分析,目前可转债处在年内的相对高点。“论性价比,确实比较好的时点是去年年末至今年年初,再有就是今年的六月份”;从可转债扩容来看,虽然可转债供应再难出现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,但是存量资金仍在,所以可转债的估值也比较难回到低点。谈及可转债规模的增长趋势,虞淼继续解释道,“一方面是扩容倍数趋势下行,另一方面也与定增业务的变化有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牛市中不少可转债转股之后,2016年整个可转债市场约为500亿的规模。至2018年底可转债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1538亿,扩容倍数较大。截至今年12月,新增规模2500亿,新增与存量倍数有所下降。除此之外,未来可转债规模增速放缓一定程度上也与定增业务的变化有关。“去年政策在定增业务上的收紧,使得通过可转债融资的量较多。相较今年定增的适度宽松,一部分融资金额将以定增实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叠加价格、资金存量等多重因素,虽然可转债估值目前并非最“舒服”的买点,但从大类资产配置和相对价格的角度来看,虞淼认为未来可转债的投资机会仍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前可转债的配置思路可以从两方面来考虑,一是股票市场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可转债市场表现的好坏。明年的整体市场,就利率债、股票、可转债三者来讲,股票市场的机会可能更好一些。”在股票市场的纵深性上,至少有一些结构性机会可以做。对于主动管理者而言,即使利率、指数的β值不算显著,也有机会创造超额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其次,通常的维度大家都希望能以最低的价格投资标的,目前可转债的价格可以说处在历史平均价格区间。”像2016年极端高价或者2018年的极端低价都是很少见的情况,市场曾有统计,历史上可转债价格的平均数在115~118,目前的可转债平均价格处在历史中值位置。以此来看,绝对价格并非在很高的位置,配置上拥有一定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自下而上寻找具弹性的可转债个券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做基金经理前,虞淼一直从事投资研究工作。任职研究员阶段偏向宏观策略,自管理组合以来虞淼更注重自下而上的投资策略,逐渐形成以自下而上精选标的为主,宏观策略做大类资产配置为辅的整体投资思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市场上可以大致分为两类可转债,一是价格位置较高的标的,在120元左右,“此类可转债一定程度上表现跟股票接近,看好此类可转债有些时候是看好对应的股票。”另一类是由于发行较早而价格很低的可转债,但有些因在股票下跌中断发行的可转债,转股溢价率也相对较高。“从股票性质来看弹性或显不足,但从固定收益加强的投资角度看,虽然有一定溢价率但是价格位置相对较低,市场上涨也能部分跟上。所以溢价转债也有一定超额收益的机会,且向下相对可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虞淼称,如果从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看未来一到两年的投资机会,比较倾向从权益市场的维度做组合管理。谈及具体的投资策略,“主要是两个策略方向,一是整体组合配置偏中小市值,虽然有些个券规模确实比较小,通过组合分散买入,来布局有一定弹性的转债;二是高价可转债的兑现,可转债这个资产在估值非常低的时候性价比很好,股票弹性大,债性也能有所保护。所以也会做一些高价转债兑现的操作,从而再寻找性价比高的标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是权益投资的大年,明年可能呈现阶段性或者结构性的特征。今年表现不错的部分股票或许在2020年难延续较好态势,但权益市场可能仍存其他行业的结构性投资机会,那么这些行业内公司对应的可转债也值得关注。再有就是进入高价区域的可转债,实际上也是以股票的思路进行投资的。”而在可转债投资方向上,除参与打新之外,虞淼对两类行业较为关注,一是盈利弹性比较大的,比如化工行业;另一类是估值弹性比较大的,比如TMT行业。在少部分股票投资的仓位上,虞淼更倾向于价值股的投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[收藏本页]   [关闭]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关链接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●兴全再推FOF产品 优选进取3月2日正式开卖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●三个月最短持有期 兴全优选进取FOF即将发行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●鼠年首例公募自购出炉 兴全基金自购偏股基金6000万元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●较低风险理财优选,兴全恒鑫正在发行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斗牛牌 火石互娱棋牌游戏-Welcome 牛牛手机游戏 - 兴全基金虞淼:自下而上,寻找弹性可转债投资标的 乐呵棋牌---首页_Welcome 玩的棋牌-首页